翻译公司 > 新闻动态 > >
栏目分类
  • 海曲东路35号安泰水晶城商务楼10层
  • 400-600-6870
  • 10932726@qq.com
  • 400-600-6870
相关文章
英语翻译中的文体选择

 我们都知道,翻译没有标准的答案,同样一句话可以有很多种译法。那在翻译实践中,我们要如何恰当地选择文体呢?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首先,凡是一个篇章,就会遇到文体的问题,就是我们必须明确我们所要译的文章是文学作品还是科学、法律方面的文章,是一篇简介性的文字还是一篇讲演词。


  因为不同文体的文章在表现形式上是很不一样的,如法律文体有一些法律常用词语,科技也会各自有一些专门术语,应用文有时有严格的格式要求,文学则更为复杂,因为其中对话,描述,心理描写,景物或人物描写又各有不同。议论文句式严谨,语言正式,长句较多,等等,这在遣词用句上都有差异。 


  其次是语域问题。 所谓“语域”(register)是指具有某种具体用途的语言变体,我们可以从交际领域、交际方式和交际关系把语言分成不同的语域,如从交际双方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关系来说,英语可以分为冷漠体,正式体,商量体,随便体,亲密体等五种,如果从交际领域来分又可以分成正式体,半正式体,公共核心体,半非正式体,非正式体等。

不同的语域语言变体彼此是有区别的,如果用几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一下就会看得很清楚。

如:“汤姆病了,今天没去上学”。

如果说Tom didn't go to school, because he was ill.这就是一句公共核心语。

而如果说Tom was ill ,so he didn't go to school.这就是口语体,即非正式语体。

如果说:Being ill ,Tom didn‘t go to school或Tom didn't go to school because of illness.都是正式语体(当然这句话的内容用这种句式表达并不合适)。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用原因从句的表达方式是比较正常的,用so连接的句子显得不怎么正式,用抽象名词和分词短语的形式都显得十分正式。


  另外有些表示相同意思的不同表示形式也有语域方面的区别。如according to和in accord with,前者为公共核心语,而后者为正式用语,It is important 和It is of importance相比,也是前者为公共核心语,而后者为正式体。甚至连冠词的用法都可以表示这种区别,The horse is a useful animal; A horse is a useful animal; Horses are useful animals。第一种用定冠词加单数名词表示类属的是正式用法,而用不定冠词加单数名词表示类属的则为公共核心语,最后一种,复数泛指的类属表示法则为非正式语体。


所以,我们在接触一个篇章时,弄清它的语域情况是十分重要的。因为这将决定我们在翻译时如何选片语句。

例如,我们看到下面一个句子:

After an hour of climbing, we finally found ourself at Zhurong Peak, the very apex of Mt, Hengshan, towering 1,296m above the sea level.

我们可以从after⋯⋯climbing这种动名词用法看出比较正式,它不是用短句表示(After we had climbed for an hour),如用短句则显得更为常见的公共核心语体,另外,apex,顶峰,巅峰,与之同义的词还有summit, top等词,但apex更为典雅,正式程度高于summit,更高于top.再有towering这一分词的使用,也说明其正式性,不是用短句(it towers 1,296m above sea level)。


  那么,我们在翻译这句时则用比较正式的语言,如可译为:“一小时后,我们终于登上高达海拔1296公尺的衡山之巅祝融峰。”而不译作:“我们爬了一个钟头,终于到了祝融峰的山顶,它是衡山的最高峰,有1296公尺”。 


  一般情况,法律、科技、报道,讲演词,政论文等都比较正式,而小说中文体,语域最复杂,要视情况而定,不可一概而论。关于这方面的更多内容可以参阅一些关于文体学,语义学等方面的书。如果想在网上学习的话,最好找一些原版英语网站。

  最后,谈一下语篇的衔接和连贯问题。信息的传递一般都遵循由已知信息引导出未知信息的,表示已知信息(旧信息)的部分叫主位,(theme)表示未知信息的部分叫述位,(theme)而主述位的不断推进是有一定规律的,如果破坏了这种规律,语言就不那么顺,也就是破坏了衔接与连贯。


例如: 

At noon, we picnicked in a dense forest, through which ran a murmuring creek. The water was so clear that we could see reflections of bamboos and trees and soft lazy clouds drifting across the sky. 

  我们可以看出原文从时间(中午)引导出一系列新的信息,其中上文提到的那一天,在此说“中午”这一时间时可视为已知信息。在新信息中提到了密林中的野炊,林中有小溪,而第二句话用“溪水”来引导,因第一句中提到小溪,故在第二句中“溪水”当然已成已知信息了,它又引出一系列新的信息。所以,我们在翻译时也应如此。


可译为:“正午时分,我们野宴于密林深处,林中小溪潺潺流过,溪水清冽,岸边竹树,天上闲云,尽映水底。”这种译文就意思上连贯,读起来顺畅。如果破坏了这种规律,情况就不同了。


例如: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e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 H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原文中均以we(我们)作为已知信息,引导出不同的新的信息。所以,我们在译时不应破坏它。而有的译文则没有遵守,译为: 我们在这场战争中的一个伟大战场上集会。烈士们为使这个国家能够生存下去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在此集会是为了把这个战争的一部分奉献给他们作为最后安息之所。我们这样做是完全应该而且非常恰当的。 

  这样读起来就不顺,因为这段都是在讲“我们”应如何,如何,中间突然插进一个“烈士们”,有些突兀,故应改为: 我们在这场战争的一个伟大战场上集会,是为了把战场的一角奉献给那些为捍卫国家生存而在这里英勇献身的烈士,作为他们的永久安息之地。我们这样做是完全应当的,是义不容辞的。

在线客服

QQ客服一
在线客服QQ10932726
QQ客服二
在线客服QQ1097430389
QQ客服三
在线咨询